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旅游

网恋男朋友竟不止我一个女友

来源:宁波新闻网  日期:2021-10-14  阅读:

恋男友竟不止我一个女友

1、上爱人消失了

从今年7月到现在,那个熟习的ID账号就再也没有显示过登录。上,MSN上,熟习的头像也没有亮起,停机,座机没人接,我的上爱人一刀,就这样消失了。

我整夜整夜没法入眠,我向众多群友发布站内短信,希望他们能给我一点关于一刀的消息,但收到的回复却令我心凉。冰儿,忘记他吧,何必寻觅一个真心想躲开你的人,更有一条特别留言,让我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,还记得我吗?我是当初骂过你们的霓裳,我不是来看你的笑话的,我有一个故事,你想不想听?

我问她,是关于一刀的吗?是,我说,那我在MSN上加你吧,我们再约时间聊。

在等待霓裳上线的这段时间里,我无法集中精力做任何事。我像头被关在牢笼中的兽,烦躁不安。妈妈喊我吃饭,我说不想吃,她跑上来摸我的额头,掉下了眼泪,你这孩子是否是得了失心疯,这样不吃不喝糟蹋自己,你病了我怎么办?爸爸坐在一边吸烟,气得手直抖烟灰簌簌掉,你让她去!饿死了也不值得同情!

父母是强烈反对我和一刀谈恋爱的,他们不允许他们的宝贝女儿抛掉徐州的一切,去一个陌生城市跟一个陌生男人过不知根底的生活,他们对络爱情持强烈怀疑态度,即便是我把一刀的身份证、工作证等复印件拿来给他们看,他们也要说这是假的。

爸妈想不明白,他们为我介绍了那么多相亲的男孩子,我的身旁也一直不乏追求者,为何我会对上的这个男人如此痴迷,他们永远也理解不了我的感情,他们对这段感情只能限制和打压,可我是绝不会屈服的!

2、与友一见钟情

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,从小到大,生活在一种刻板教条的制度当中,父母的庇护是无所不至的,但也是泾渭分明的,哪些事情能做,哪些不能,全部规定得清清楚楚。比如,放学以后,绝对不允许在外面顽耍;学校组织的外出游玩活动只有市内的能参加,市外的则不准,同学自发组织的活动一概不得参加;下班后如果有应酬,必须提前告知家里等等。

爸妈认为我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,他们要用他们的羽翼永远保护我,说出来可能无人相信,一直到了高2,我还每天与父亲或母亲同睡,因为我怕黑。

从小到大,我的好友寥寥可数,每一年,父母为开阔我的眼界,都会带我去旅游。我爱旅游,爱那种游走在山水间的从容自在,但我从没真正具有过一份自由,不受父母干扰的自由。

上班以后,我成了标准的宅女。每天就是家里和公司两点一线,吃完晚餐,我就上,看书,听音乐,最大的爱好,是在驴友团圆的窝里,听那些驴友们讲天南海北的故事。

一刀在那群驴友里算是个活跃分子,他的文彩很好,写的游记生动有趣,拍的照片也别具风格,在驴友中,是颇具号召力的。正是由他提议兼牵头,驴友们的聚会选在了中间城市,徐州。

那天的聚会我也去了,那是我第一次对父母撒谎临时加班。来自天南海北的十几个驴友见了面,我一向不善于与人交谈,所以就躲在角落里聆听。

一刀是最后一个赶来的,他一推门进来我们都被镇住了。那种夺人的气质,就像某本书里形容的,一根火炬被拿进黝黑的大厅里那样醒目。

一刀的文章写得好,却跟我一样不善言谈,他坐在我旁边,淡淡地听那些友们高谈阔论,却仔细地给我斟茶倒水,当我们视线相遇的时候,他微微一笑。

我组织了这场集会,现在却像一个局外人,这是否是很可笑?一刀说。

我为他的接近而心跳。我说,有时候人是这样的,外界越热烈,内心越孤独。

他笑,孤独的人都是可耻的,又接了一句,不过幸好有你坐在我身旁。

干细胞疗法治肝癌吗治死精子一般多少钱北京治卵巢早衰病医院
友情链接